台湾中文娱乐

心酸的随笔
3天的过去
但我还是忘不了在电视看见令人心惊的片段
在电视旁无力看著
著急、紧张、无奈、愤怒随著枪管一声一声
抽抽著我心。
╴痛╴
毎毎想起令人心酸的枪声
心的深处就不继涌出禁不往的酸的痛
现在只希望逝者安息,一路好走 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最近才发现 原来YAHOO首页网址已经换过了

我还习惯打 www.yahoo.com.tw   
一位作家和一个作品相遇,其实是需要一种缘分的。r />到底发生了什麽事?才一静下,

惊 ~~ 今天办公室的大美人 ,走到刘姐的座位脱下鞋子,一时之间无法意会,仔细ㄧ瞧 ~~

不得了,竟然把卫生棉垫在鞋底,这是哪门的事?够绝吧!

赶快拿起相机拍下,稍后听说已经有几位同事都这样穿,大美人说卫生棉吸汗除臭力的健康造成危机。 也只是转了一圈
划破了寂寞
在夜裡,无声息的

动著
黑幕逐渐偏红
初露面的朝阳
洒落
微微颔首
叶尖滴了一珠泪
摇醒了这晨间


后记:
脑中浮现了这个词"点昼&ointer" a src="attachments/forum/201501/19/132548yccfqxpsjlpmzmga.png.thumb.jpg" inpost="1" />

0119封面5.png (484.46 KB,先他感觉到家庭气氛的骤变,让他身处在陌生的环境,
打从踏入家门开始,老父的态度一直让人吃不消,每次开口一打招呼,总是换来冰冷的眼神对待!
毫无家庭温暖 .......

(他大概还在气我离开他三年没有回信吧!儿子自责的检讨)

父亲的房门总是深锁著,不时窜出好几隻噁心蛆虫类由门缝出入!
房间内为何不打扫干淨?他虽然非常好奇门的另一头~当然无法看穿门的另一端...

第二怪像发生于四楼神桌,那里,不在供奉他们诚心膜拜好10几年的菩萨
位置竟遭一尊大型木偶取代!他认识他的名字叫做「鬼隐」

从离岛放长假回家的儿子前去探望独居的老父。 食疗歌
生梨润肺化痰好 苹果止泻营养高 黄瓜减肥有成效 抑制癌症獮猴桃
番茄补血助容颜 莲藕化瘀解酒妙 紫茄祛风通大便 芝麻补肾暖膝腰
罗卜化痰消胀气 芹菜能治血压高 白菜利尿排毒素 菜花常吃癌症少
冬瓜消肿又利尿 黑豆绿豆解毒好 木耳抗癌毒中荤 香菇存(酉每





近年来,不可收拾的地步,可是到最后会发现自己深爱的还是对方。座跟天秤座都属于喜欢谈恋爱的感觉,会结婚是因为他们的爱情非常地美好才会走到这一步。 所以阿  台湾人有生之年都在吃喷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(优活健康网记者张琼之/采访报导)不断爆发的馊水油事件,你以为它只是最近才发生的吗?错,其实早在2009年时,所被爆发出速食业者没有每日换油的事件中, 各位大大 小弟 最近迷上海钓这条路~~ 一开始 不懂 所以随随便便 买些不是很好ㄉ钓竿 跟捲线器   很多人...讨厌劈腿...认为这都是不可原谅的行为...

如果真的遇到对的人,谁愿意劈腿呢?

很多人选择交往的对象,是有条件的...真正喜欢的...哪会有什麽条件呢?

其实真的遇到另一个喜欢的人,应该是要好好把握 第一名:天蝎座+天蝎座
  天蝎座跟天蝎座的组合是喜欢生活当中有味道的, &feature=channel_page 有一个女主人养了一隻鹦鹉,可是这隻鹦鹉却只会说〝是谁?〞




一天,女主人出门了,只留下一隻鹦鹉在家裡。



<由门缝出入!
房间内为何不打扫干淨?他虽然非常好奇门的另一头~当然无法看穿门的另一端...

第二怪像发生于四楼神桌,那里,不在供奉他们诚心膜拜好10几年的菩萨
位置竟遭一尊大型木偶取代!他认识他的名字叫做「鬼隐」



鬼隐是心机狡诈的反派!他不明白何时父亲迷上布袋戏的怪偶?
由四周放置的雕刻刀、用剩的四角柴和粗胚以及砂纸
和布料,他知道这尊栩栩如生尊容诡异的木偶是父亲亲手的杰作
原本他是木雕师父出身,自製不足为奇,
但他没想过父亲会刻这种偶摆上大厅

而且撤走了菩萨,换怪偶摆上神桌用香祭拜!


(不是从很久以前就告诫木偶绝对不能上香吗?父亲这种老手怎麽犯下这种忌讳呢?
小谭看鬼隐越发不舒服~他忍不住找父亲提出疑问..

「X!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上四楼!不准接近神桌!不准碰偶!
听到了没有!否则要你死!」

「........」生平第一次,目睹父亲大发雷霆!眼神是如此的充满敌意!
小谭当场吓傻了...他脑袋无法忘掉父亲那张莫名狰狞的怒容...



"铿、铿、铿、铿、铿、铿!........

又来了,这扰人的噪音,折磨我好几天了!
每逢敲击声响起,小谭就睡不安稳, 并且不时夹杂模糊的啜泣~他认为那不是风雨的声音,
仔细听,是孩童的腔调呢!

后院,一定有某种外力去製造这些声响

夜里,想休息片刻又得不到睡眠品质,烦!(后院到底怎麽回事啊!?)
每次寻著声音去查看却一再扑空,是幻听吗?唉...

今晚,施先生又忍不住打开窗户探头观望后院......
黑暗中,父亲瘦弱的身躯伫立在杂草丛生的土堆里麵,
白色的长袖在风中摆盪,噪音是父亲製造出来的吗?
满心狐疑的施先生轻轻下床欲前往一窥究竟
甫走出房门,熟悉的身影以阻挡在走廊,撞个正著!

吓!

除了和平时一样严肃冷酷的表情,还蒙上一层惨绿的暗薄幽光
任谁看到这张殭尸脸都会吓一大跳吧!

「你站著作啥?」父亲率先质问

「没..没有啦..我想上厕所。前时,正好撞见开门的父亲

「爸!我回来了!」

老人冷冷的瞪了一眼,脸转到一旁,一声不响从身边快步走过去...
彷彿完全不认识眼前这个人
留下一脸愕然的儿子。两头就是电话拜访,反观起她的学姐,却不断地沉浸在多愁善感的伤春悲秋中,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地与世隔绝,不但回不了家,连人间都回不了。 我想到目前为止,
真正的强是天者吧,不论是苦境、集境、火地佛狱好像都有他的人一样!

Comments are closed.